Kytern

典型的喜欢谁就让谁受。

一只有点儿想法的kytern。

《解老板与痞老板》段子集

*写完五个就更vv
*小学生文笔qvqqq
*各种人物客串

6.
我对不起你,但我是个恩将仇报的人。

7.
     大雪连夜赶来。
     是日凌晨。
     不知是风是鸟,抖落了枝头的一小片雪晶,撒在被雪铺满的,洁白、平坦的路上。
    “吱、吱”踏雪的脚步声传来。
    “我觉得挺讨人厌的,”他说,“这雪下的真不是地方。”
    “咋了?”
    “它要是下在荒无人烟的或者人不常走的地方多好,下这儿不就是等着让人踩嘛?你说多好看啊这一片白茫茫的,我都不好意思踩,但这么过来就又…啊嘁……毁了。”
    “你说得倒挺对,”顿了一下,“冷啊?”
       脚步急了些。
    “不冷,就是脸有点冻着。”
    “来我给你捂捂。”多迈了两步走到人前,双手捂上他的耳朵,缓缓低头。
    “嘿哟你演电视剧呢!”推开了他,“有那么虚嘛我?”
    “不得时不时的浪漫一下?哈哈哈...”他不恼。
    “还浪漫嘿哟多大了,紧着走点儿就得了,这不快到家了么。”
    “好嘞。”

      雪会留下行人匆匆的脚步。朋友的脚印平行相依,亲人的脚印一大一小。而那属于恋人的脚印缠绵交错,时缓时急,即便如此,步伐的规律却是统一的:走的快时我会尽力追上你,走的慢时你有我陪着。

8.
黑瞎子出世,解雨臣入世。他们所共同的只是一个世字,我觉得这就是他们的媒介。因处于相同的世界而相遇,能见面就是一种缘。

9.
何为力不从心?
张起灵:眼看着人在我眼前死去,却无可奈何。
吴邪:最终身心俱疲地攀到山顶,却无人可依。
解雨臣:解家人心散乱摇摇欲坠,却无力回天。
黑瞎子:尽力一跃试图争取所欲,却无法触及。

这就是我心里的四人。

张起灵珍惜眼前,因为他只剩眼前,无过去无未来。外表本无意冰冷,只是习惯了人情冷暖,麻木了表露于面。
吴邪是生活的宠儿,天真的普通人。他吴老板或许心狠手辣,或许天真不复,可听书人们可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平凡的前半生。纵然此生负了天下,可到头来还有个家。
解雨臣,解语花,解当家。当家二字,注定了他是要站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不用多言,时间自会替他加冕。
黑瞎子是个很现实的人,正如前面所说,他能感觉到无力,必定大部分的原因是眼前之事不能顺其所想,跳的高,却够不到。
#老——久以前码的一篇,拿来添上#

10.
“话说小邪,你跟那谁是怎么认识的?”
“在我三叔家门口…”
“一见钟情?”
“啥呀,我是说在门口就看了一眼,谁他妈天生就是个gay啊一天到晚想啥呢……”

那天天空还挺蓝,反正肯定比现在好多了。
我刚好接他班第十年,也不知道是不是个该庆祝的日子。上午下班我去公司隔壁的小饭馆去吃饭,给自己来了瓶小烧酒,一认识的小伙计送了我碟下酒菜,我忘了是炒花生还是凉菜了。现在想想当时还挺惬意,下午还要上班呢自己干了一瓶白的。
似乎是晕晕乎乎的就到自己办公室了,把门关上后看了会儿文件有点犯困,锁上门打算趴桌子上打个盹儿。好像得有五六点了,天都发暗黄了的时候小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前几天他手底下有个盘口莫名其妙让人端了。……黑瞎子还真狠,一口气把一整个盘口都给灭了,他是不是有强迫症啊,想把我弄出来你跟我说一声不就完了么,操。现在想想还是来气。他似乎没料到我来得这么快,总之我见到他那时候似乎情绪不是太稳定,好像没说了几句就开打了,仗着人多我把他活擒回了地下室,我没敢往上面放,怕让人发现。
拷问过程我就没咋掺和了,小李跟我说他们还没咋问呢这怂货就全招了,他说他要一块石头,我问他有啥用,他立马转移话题说他上有老下有小就等他一人赚钱养家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从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我就不咋信了,他上有老我还半信半疑,下有小我就完全不信了——哪姑娘瞎了眼找了一这玩意儿啥也看不着还整天提心吊胆怕他被人害死的啊。最后我还是没答应他,并且要他赔毁坏盘口的钱,他嘴上答应了还点头,跟我说分期付款行不行,我……
#码了一半。。。下次补上#

简评盗笔

*还是在去年817的那天晚上写的呢,没去成长白山忍不住写的qvqqq

一晃十年啊。
说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盗笔为什么会这么吸引人,我敢不反对别人说它是因为同人文火起来的,因为这也是我看盗墓笔记这本小说的初始原因。
刚开始看的时候,总是吓得晚上睡不着觉天天半夜开着灯睡,可上课一有空闲的时间几乎都搭在了这上面。我不知道为什么总对它接下来要发展的任何事都充满了巨大的好奇心,有时甚至完全忘了我只是正在看一部小说,而不是一本回忆录。
因为人物真的活了。
这绝对是不可否认的,不管是从胖子口无遮拦的脏话,到吴邪内心广泛的心理活动还是张起灵这个人物角色性格的设定——单看这几个方面,世界上真的有这三种人,而且绝对不占少数。
对于铁三角我有说不完的话题,先从小哥开始好了。
他是一个让人极有安全感的人。比如七星鲁王宫那章里,小哥与其他人都走散了,吴邪又是第一次下斗,像个小白一样最后差点丧命。虽然我知道主角光环照耀着他使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挂,但难免心里担忧紧张,可是这时候突然杀出来的小哥仿佛定海神针一样突然就让我悬着的心放松了下来,那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刚出场多大会儿啊,就这么完全相信他了?这跟其他酷炫狂拽屌炸天的小说男主一来就能平定动乱的属性并不一样,觉得自己好像融入到了“吴邪”这个人物中,看到小哥好像是真的看到曙光,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想依赖他,觉得看到他心里就安心了好多。这可能就是同人文衍生的原因之一了,虽然我觉得这更像亲情。
因此,我们可以断定他强大到承担着万千稻米的“张起灵是信仰”却一点儿也不为过。
再来是吴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一个星座导致性格相似的缘故,我在某些时刻看着吴邪做出的决定总觉得很眼熟,该前进时犹豫不决,脑袋里装着好些东西却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徊,总被别人赶着走,很在意别人的感受,你给他点儿温暖他回报你三味真火,同情心泛滥,还有装傻这一技能真的是练的不能再好了。这个星座还真是简单又复杂啊。不过要真的说拿出来一个能形容吴邪的词我只能说:很平凡。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只猫的话那么它无论怎么没特点但它终究还是独一无二,可现实是这种猫甚至分布在各个角落,人也是一样。这种性格的人全世界多了去了,甭说世界,往大街上一抓都一大把,可为何吴邪这个角色偏偏深入人心呢?别说脸我对这个看脸的时代绝望了。在我看来我心里的吴邪就是无邪,人如其名。在老九门这个庞大诡异的组织下还是一副天真无邪般模样的人,过着平凡的小康生活时不时坑个顾客在铺子拍拍苍蝇或者拉着几年没见的初高中老同学晚上在路边烧烤摊上喝点儿酒唠会儿嗑什么的以后就朝着奔三奔四的去吧,咱也没啥宏伟大志。这样真的很平凡。可直到有一天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短信才慢慢揭开了整个浩瀚工程的大幕,而对于此后经历的任何一件触目惊心的事他的目标却异常坚定:给我一个真相。
胖爷我当仁不让地放到了压轴,只因为对胖爷我想说的话太多了。在盗八三叔的后记里,有一句话对我印象极为深刻:说张起灵是万千痛苦穿身过却嗤之以鼻的人,吴邪是面对痛苦选择逃避不想面对的人,而胖子却是铁三角里唯一能将痛苦化解的人。我怎么也没料到结局云彩居然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死了,可可惜想想,这似乎也是最真实的,特别是在描写胖子抱着云彩的尸体哭的时候,我仿佛都能看到那颗装载着唯一化解不了的痛苦的心随着哽咽到颤抖的人支离破碎起来。
“我是真的喜欢,我没开玩笑..”
那张肥得流油的脸上首次出现了悲伤到极点的痛苦表情。谁都不是圣人,谁都有喜怒哀乐,能收放自如的要么是自制能力极为强悍,要么就是禽兽不如没有感情。在巴乃当了几年的女婿后在藏海花中重新出发,帮助吴邪寻找小哥的身世。胖子是一个思维敏捷,为人圆滑老道,绝对不会被别人阴太狠的人,这才使得他在道上总会有人胖爷大胖爷小的喊着。
好多人肯定都会觉得所谓的这些稻米什么817什么长白山做出来的事很疯狂,为了一个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人大老远跑到东北只为了喊几句小哥欢迎回家。他们当然不会理解,换了是我我也不会。可十年对一个人来说已经很长了,人能有几个十年?可现在真的有许许多多的人用了十年,用了他们的整个青春来陪伴一部经典小说的诞生,从默默无闻,到众所周知。所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感谢那些从盗笔刚开始上架就一直跟随的人,没有你们的坚持我们也不会看到这部优秀的小说作品,下个十年,下下个十年,以后每个十年,817作为稻米,我都在。
817等的不容易,可感觉过得又很快,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在前线长白山上守着的稻米肯定很开心吧,迎小哥回家的时间已经一步步接近了,我已经能从脑海里想象出在长白山举着横幅倒数着零点到来时的模样——
“3——!”
“2——!”
“1——!”
“小哥!欢迎回家!!”
          ......然后呢?
长白山变了吗?
没有。
世界从此多了一个叫张起灵的人吗?
没有。
这时候长白山一定很静默吧,会不会有人在哭呢?
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估计所有的稻米都想到了这一点吧?
什么时候这么现实了呢,自己去长白山不就是为了迎接一个虚拟的人么,难道哭是因为没接到他?这早应该有心理准备了吧。
或许在盗墓笔记这本书中,那个世界里的长白山没有所谓一片蓝海,几个身着发旧衣服的青年人默然的看着这片空旷的大地,笑着说了句好久不见竟有点儿想念便缓步踏上旅程。
又或许过了十年又十年,去往长白山上的人少了又少,等你我都年近花甲的时候在儿女疑惑的眼神下被送到了那里,对着十年一聚的老友打了句招呼问了问没来的人是否安好,那边答了句他先下去陪潘子云彩他们去了,自己也就笑了笑并没有太多感慨,只是叹了句:真好啊,这下他可把所有地方都看齐了。

《解老板与痞老板》段子集

*主黑花有各种客串w

*写完五个就更w

*自己写自己发自己看系列w

1.
“你长得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玩意儿。”
“滚!”
#论你到底是不是个玩意儿#

2.
“解总!您到公司了吗?”
解雨臣拿着手机迷茫地看了看四周,道“我不知道啊!”
#心疼帝都的孩子#

3.
解雨臣坐在沙发上吃着被“大卸八块”的橙子,一脸认真地看着一抹黑影若有所思地在卧室门口进来出去,出去进来。过了一会儿,那人似是累了一般,倚着门挠了挠头。解总这时候终于逮到了插嘴的机会,道:“怎么着,您老进卧室还需要固定姿势呗?这5次机会用光了解锁还得等个半分钟?”
“不啊,哎真奇了怪了我总觉得今天进屋的感觉不对!”
#今天黑瞎子的智商长这样#

4.
最初俩人谈恋爱得时候,有次一大早上醒来,黑瞎子很有情趣地抚摸着枕边人隔着被子搭在他腰上光滑细腻的大腿,接着手指往下溜,最后停留在膝盖一块褶皱较多的皮肤上,“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惊得旁边浅眠假寐的人眨了眨眼,疑惑地看向他,转而又看向了被抚摸着的膝盖上的一片浅黑色伤痕。
“啧,你这儿咋弄的?”
一脸了然的解当家又狠狠地闭上了眼,嘴撇了撇,倒头不再看他。仿佛是嫌他扰了清梦一般,没好气得开口道:“你没童年怎么着,这典型的小时候淘气,磕的。”
黑瞎子一人坐在床上凌乱。
#熊孩子都知道#

5.
霍秀秀在青春期的时候倍儿喜欢照镜子。
当然女孩嘛,都爱打扮打扮,理解。
但这也弄出了几个笑话:一日数学课上,老师激情四射情绪高昂地讲着一道所谓考试中频频出现的重点题,怕吸收率不高又白讲,便四处物色一个人来回答问题。正溜着,突然瞄到一处疑似玻璃制品的东西反着光,仔细一看,脸都气绿了。
那日全班同学都看着老师——
看着霍秀秀——
看着霍秀秀。